《第一财经》专访陈绍鹏:中国农业供应体系亟待现代化

继武汉之后,农贸批发市场又成为北京疫情“复发”的关键词。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水果、蔬菜如何从田间来到餐桌,对很多消费者而言是一条颇为神秘的链条,而最近的新冠疫情不仅让人们对食品供应的稳定性和安全性更加重视,也暴露出中国农产品供应体系、流通体系与现代城市不相匹配的落后性。第一财经:这次疫情对农产品供应有什么影响?

陈绍鹏,佳沃集团董事长。佳沃集团是联想控股旗下现代农业和食品产业运营平台,2012年成立。

 


第一财经:这次疫情对农产品供应有什么影响?
陈绍鹏:有很多点值得从业者去反思。比如国家明确禁止农贸市场屠宰活禽,我期待未来的监管力度会更大。在一个没有认证过的、不受监管的地方屠宰加工活禽,食品安全风险是极高的,这次疫情会大大打击这种不受监管、没有基本卫生条件的“黑作坊”,加速中游中央厨房工厂的发展。
同时,农贸市场这种多层批发的产物,也是农产品供给的脆弱之处,目前国内80%至90%的农产品供给都依赖这个场景,但它对人员的密集性要求很高,一旦发生公共卫生安全事件,就很容易瘫痪。我认为这个链条将来一定会演变成:上游种植或养殖后直接交给中游大规模专业化的服务商加工,再把产品直接交给下游。链条一旦缩短,风险就会大大减小。对于企业来说,也要抓住疫情这个时间点梳理自己的业务,比如物流方面多储备几条链路,在遇到突发事件时可以灵活调整等等。
第一财经:佳沃为什么从水果和海产切入做现代农业?
陈绍鹏:在中国,水果和海产两个产业的大企业很少。以水果为例,中国从产量和消费上看都是全球第一大国,但不是强国。我们的育种基础很薄弱,大部分品种非常原始落后。红富士已经是几十年前的老品种了,海外的苹果已经更新迭代到第五代,口感更好、经济价值更高。
因此,佳沃选择从这两个行业入手,比如典型的现代水果蓝莓,有季节性,供应很少。佳沃的做法是,首先在产区上做全球布局,从每年1月开始,中国消费者先吃到我们云南供应的蓝莓,然后依次是东北、青岛、墨西哥、智利,产区的合理布局能让供应无缝衔接起来,在这个品类上佳沃是首创。另外,我们引进了很多新品种,用最先进的方式种植。而在中游,一定要匹配高水平的仓配体系。不同水果会释放不同的气体,且要存放在不同的温区里,如果堆放在一起会相互影响。我们有多温仓管理,有0到4摄氏度的、4到8摄氏度的等等。所以从上游育种、种植,到中游存储、加工,中国的水果和海产都有很多值得去升级的地方。
第一财经:近几年大资本频频发力农业产业,这带来了哪些利弊?
陈绍鹏:这几年互联网、地产、重化工巨头都开始往农业里投资,我认为钱能进来,对农业转型是有好处的,这个行业之所以发展缓慢,就是因为一没钱,二没人才,巨头的进入会带来这两个要素。你可以看到现在农业上中下游发生的变化,都是这些新兴力量所带动的。
但农业不是一个暴利行业,如果本着赚快钱的思维进来,会踩很大的坑。这个行业进入门槛很低,但想要做大做强,需要很长时间去认知行业规律。而一些资本的盲目进入,也确实带来了一定负面影响,比如补贴。我自己相对不鼓励补贴,因为农业本身是一个链条很长的行业,补贴会扭曲环节上的价值分配,对上游也会造成很大创伤。一旦没有补贴了,上下游会突然不知道怎么经营,只能回到以前的老样子。所以我觉得还是要扎扎实实经营,赚取合理的利润,让每一个环节的人都从产业升级中受益。
第一财经:现代农业供应链市场的竞争状况如何?你们的边界在哪里?
陈绍鹏:农业的品类和环节十分庞杂,所以大家都是分别去主攻一些细分门类来错位竞争。这样的现象也与上游资源的稀缺性有关,需要有实力的大资本。比如海产行业,西澳岩龙虾这个品类基本只有佳沃旗下的KB Food和澳洲的两三家企业在做,帝王蟹也只有包括佳沃在内的两三家企业掌握了上游资源。此外,还有几个领域里的大企业是由国企演变而来的,做远洋捕捞的居多,一些上市公司则纯粹做冻品加工。至于水果,大家也是专注在不同门类上。
现代农业这个产业足够大,每一个门类都是万亿级市场,选定1个细分领域聚焦就能做到千亿级的市场规模。佳沃一直有自己的发展节奏,我们基本用5年左右的时间做一个门类,比如从2013年开始做水果,2017年开始做海产,至少近3到5年,我们不会再进入新的门类。
第一财经:C端对生鲜的需求越来越旺盛了,但中上游产业链的发展并没有由此变快,其中存在什么瓶颈?
陈绍鹏:我觉得是人才,怎么能够快速培养大量农业和食品工业界的人才,包括基层农事作业技工,以及中高层的技术人员和管理人员,直接决定了行业技术和管理的进步速度。农业以前断代太多了,受过良好技术教育的大学毕业生,甚至大专生、中专生,毕业后进入这个行业的都太少了,农业目前的从业者普遍受教育程度很低,年龄也偏大。所以大资本进入这个市场是好事,让一些年轻人看到这个行业是有魅力和未来的。
第一财经:佳沃投资了很多海外产地,跨境搭建供应链的难点是什么?
陈绍鹏:在海外做资源控制和供应链建设,风险非常多,要求企业必须有强大的国际化能力。首先是当地产业和社区对你的认可度,他们是把你当作一个友好的合作者,还是当作一个恶意的竞争者、搅局者。佳沃源自联想控股,联想早在做IBM并购时就积累了跨国沟通经验,吸纳了很多国际化人才,这让佳沃深谙国际化商业语言。我们知道怎么融入当地社区,不会在环境和劳工等方面出错,对知识产权十分尊重,充分信任在当地聘用的经理人,这都属于国际化能力。
此外还有跨境的物流管理能力、资本管理能力、税收和转移定价的管理能力,以及法律风险的管理能力,比如反垄断方面的合规,这些能力非常多维度。
第一财经:佳沃今年的发展策略是什么,未来在行业中希望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陈绍鹏:我深信中国未来的食品行业和农业一定是全球资源加中国消费。现在中国的耕地和洁净水已经超载,将来一定是通过返还青山绿水来改善居住环境。耕地少了,肯定要从海外获得更多农产品供给,对这个方向的判断我们一直是坚定不移的。因此去海外做水果和海产的供应链部署,这件事佳沃会持续做下?去。
从规模和品牌上,我们希望在2025年成为全球Top 5的水果和海产集团,达到上千亿元的规模。首先我们要做成水果、海产的先进供应链。海产上,今年会加大在食品研发和品牌传播上的投入,一方面把三文鱼这样的原料加工成菜品级、适合中餐饮食习惯的半成品,另一方面建立2C渠道,在消费者中树立佳沃海产的优质品牌形象。在水果上,今年会加大对中游智能化仓配网络建设的投入,提升服务和效率。还有一个板块是技术赋能,通过对外提供我们研发培育的种苗,为行业其他从业者提供先进的品种和持续的技术支持。这样我们不仅有先进供应链,还有对外技术输出和行业赋能,如此才完整实现了我们进入农业产业的初心,而现在只是取得了一些阶段性成果。

 

NEWS INFORMATION

新闻动态